《疯了》——第三章 惺惺相惜

2021-12-27 21:48:26

刘奇山作为杉阳市人民医院院长,他考虑本院财务、人事、经营及战略较多,其它事务,由他的副手分管,他很少过问医院科室具体工作。自从刘奇山知道生化实验室主任孙娟不幸婚姻后,他对她的心理距离陡然拉近了。从未直接检查科室工作的刘院长,竟然破天荒地独自一人来到生化实验室视察工作,并与工作人员认真交谈,还到孙娟办公室坐了一会儿。

刘院长走后,生化实验室沸腾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刘院长怎么突然来我们实验室视察工作?是上级领导要来我院生化实验室视察?还是本院将要开展新的项目开发?还是有别的原因?尤其是刘院长对待生化实验室员工的态度也一反常态,显得特别平易近人,更让大家不解。

听到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孙娟从办公室出来。化验员们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孙娟身上。员工们把刚才议论的问题甩给了刘娟,她也无法准确回答其中原由。只是笼统地说咱们实验室很重要,刘院长来本室视察,只是顺便而已,希望大家不要猜测,集中精力工作。

说是不让员工们胡乱猜测,孙娟自己倒胡乱猜测起来:刘院长为何单独来实验室?为何单独到我办公室?仅仅是前几天因《计划生育调查表》签字盖章,知道了我的隐私,可怜我,同情我吗?还是别的原因?倒腾了半天,她也没有真正弄明白。

一个多月后,院里从国外引进了6台重要设备,听主管副院长钱荣光说,本院承担了省卫计委下达的攻关项目,生化实验室是本院重要参与单位。这次引进的6台装备中,有4台要落户生化实验室。怪不得刘院长破天荒地单独来实验室视察工作,原来如此。刘娟与员工们似乎一下子整明白了一个多月前刘院长来实验室的根本原因。

经过十几天的安装调试,生化实验室的4台设备完全可以正常工作了,院里承担的攻关项目也已提前开工数日。

自从实验装备调试完成后,钱副院长几乎天天泡在实验室,等待分析统计结果,刘院长一有时间,也经常来实验室看结果。这里,近期成了医院工作重心。实验工作是连续的,有时,单次实验持续六七个小时,加班加点已成常态。除早餐外,午餐、晚餐几乎都是叫外卖,在实验室小会议室就餐,钱副院长一直和实验室员工一同就餐,刘院长也时常来这里与大家同餐。实验工作持续了三个多月。这三个多月是实验室最为繁忙、充实而快乐的日子,也是院领导与生化实验室员工们接近、相熟、同工同餐的日子。往日那种院领导与普通员工间的距离感、等级感,在实验室员工的感觉里几乎消失。当然,室主任孙娟与院领导交流更近、更多,各种收获也更多。尤其是她和刘院长之间的交流更为深入与融洽。彼此之间,除了工作上的沟通外,似乎还有生活上的交流。

可以说,生化实验室承担院里攻关项目实验工作三个多月的时光,是孙娟在本院工作以来最繁忙,最充实、最快乐、最幸运的日子,终生难忘。

院里承担的攻关项目取得了圆满成功,并召开了庆功表彰大会。参与攻关项目的四个科室负责人均被评为功臣,孙娟作为功臣代表,上台做了慷慨激昂的发言,一百多个日夜没有白费,眼里充满激动的泪花。

颁奖工作在欢快的乐曲中开始了,当孙娟大步走上领奖台,接过刘院长亲自为她颁发的奖牌,并感受了刘院长热烈的目光祝贺与有力的握手后,孙娟满面红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庆功表彰大会已过去三个多月,每当想起刘院长为她颁奖、对视、握手的细节,还是异常兴奋,感觉刘院长不是领导,是大哥,是亲人!

孙娟的工作能力、学术水平与敬业精神,在医院里还是相当出色的,大家非常认可,在省内也小有名气。攻关项目成功后,孙娟在院里成了红人。

几个月的繁忙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重复而平淡的日常工作又将孙娟拉回了现实。每当下班回到家里,除了捣古一日三餐,逗逗女儿外,无所事事。每当夜深人静,一种孤寂感袭上心头。想起自己的婚姻状态,悲愁的心绪挥之不去,时常久久不能入眠。

孙娟在省医有一个闺蜜叫孔敏,身材高挑,皮肤白晰,开朗聪慧,二人在大学同一宿舍。孔敏的爸爸是省医最权威的胸外科专家。她大学一毕业,靠着爸爸的影响,顺利进入了省医,。大学毕业的第二年,便进入了婚姻殿堂,同年又被提拔为科室负责人,可谓双喜临门。她的丈夫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是一位领导的秘书。孔敏的妈妈是省实验小学的校长。孔敏的一切都是那么优越,那么幸运,那么顺畅,让人羡慕。每当想起自己的闺蜜,再比对一下自己,这种巨大的落差,让孔敏身感卑微,悲哀。孙娟在这种愁绪中反复折腾,始终想不出解脱对策。

想来想去,孙娟认为真正给她带来快乐的还是闺蜜孔敏。每当接到孔敏的电话,都会被她银铃般的笑声,丰富多彩的工作、生活内容拉出现实,置身于她的时空里,为她喝彩,为她高兴,随她快乐。有时被她拉回纯真浪漫的大学生活里,暂时忘却现实生活的烦恼。接听孔敏的电话几乎成了孙娟的一种期盼,一种寄托,一种渴望。尤其夜里,这种需求更为强烈。但她很少主动给孔敏打电话。因为孔敏生活、工作繁杂而快乐,她怕孔敏忙,怕孔敏老公烦,怕她不方便.....她认为,只要孔敏打来电话,一定是孔敏有了自由支配的时间,这样可以天马行空地聊天,直至双方尽兴、疲惫。孙娟的一切,孔敏最了解,当然,孔敏的隐私孙娟也悉知。

  一天下午,孙娟正在院里参加会诊会议,她的电话突然振动起来,一看是孔敏的电话,想必她定有急事,因为她很少在这个时段打电话。于是孙娟便急切起身到室外按听,原来是她爸刚刚被任命为省医副院长,是报喜电话,没有别的事情。双方都在忙,彼此挂了电话。

下班回到家里,孙娟又想起孔敏爸爸被提拨为省医副院长之事,真为闺蜜高兴,更为孔伯伯高兴。想想自己父母已近六十,平时因自己忙于工作,愁于婚姻,没少让父母闹心,深感不孝,一种负罪感与愧疚由然而生。心想,这个周未一定要带上女儿去趟娘家,陪爸妈聊聊天,帮他们收拾一下房间,再给爸妈做上几个菜。

周六一大早,孙娟便来到菜市场,采购了爸妈最喜欢吃的海鲜与果疏,草草吃了早餐,拉起女儿,驱车去了娘家。

到了爸妈楼下,孙娟忙着收拾菜品,女儿飞快地下了车,直奔姥姥家而去。一会儿,女儿哭着又跑了回来,说姥姥家没人。平时爸妈有晨练的习惯,这时应该是爸妈早餐时间,怎么会没人呢?

孙娟匆匆上了楼,打开房门,爸妈果然不在家里。他们知道我要来,既便临时有事,为啥不告我一声呢?孙娟心里抱怨着便拔通了爸爸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妈妈。她说:晨练时你爸爸胸口刺痛,满脸汗洙,怀疑心脏出了问题,怕你没睡醒,没告诉你,我们便匆忙停止了晨练,叫辆出租车,急速去了人民医院急诊部。医生安排你爸做了心脏彩超,还有其它检查,暂无大碍,正在打点滴呢。现在你爸很正常。挂了电话,孙娟便开车迅速赶到了急诊部。

医院里都是自己同事,沟通协调很方便,孙娟很快便吃透了爸爸的病情:心肌炎,植物神经痛。确无大碍。打完吊瓶,拿了少许必要药品,孙娟便载着爸妈驱车回了娘家。

在娘家忙乎了3个多小时,把爸妈室内一切收拾妥当,孙娟才疲惫地回到了家里,此时已是下午5点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彻底放松下来,心中无比惬意。孙娟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一边翻看手机,一边顺手将沙发上的零乱衣服堆放一起。此时,闺蜜孔敏发来一条微信:"下周五以前来趟省医吧,有事,想你!"

孔敏这个疯妮子,又惹了啥事必须让我周五到省医?孙娟心想,下周去趟省医也好,正有几件事要办呢。一是带爸妈体检一下身体,尤其是爸爸心脏不太好,顺便让孔伯伯诊疗一下,尽些孝心;二是因院里的攻关项目忙了几个月,头发也该打理一下了,孔敏向我推荐那家理发店有半年了,一直没空去,这次去省医,顺便让孔敏陪她去打理一下头发,顺便陪我和爸妈逛逛商场,买几件换季衣服;三是孔伯伯荣升省医副院长,应该买点礼品看望一下老人家,顺便庆贺一下。孙娟心里这样一盘算,事情还真多,看来去趟省医还真有必要!有这么多事情要办,需把时间计算好,说不定要一周时间。孔娟这样一想,孔敏这死妮子的邀请正是时候!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辈子不做闺蜜上帝都不答应!

孙娟刚盘算好去省医的事,突然手机又响了,还未来得及接电话,对方挂了,原来是刘院长的电话。孙娟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腕表,刚好晚7点。刘院长从未打过孙娟的手机,何况又是周六的晚上!医院有事?不对,院里若有急事,主管副院长会给她打电话的,犯不着一把手亲自来电。刘院长有私事?也不对,我俩没有私交,他不会晚上找我。孙娟这样胡乱猜想着。心想,他无意碰着电话,自动拔出的吧?

孙娟正探究竟,一条新微信提示亮了!是刘院长发来的!内容只有一行字:我已于本周五协议离婚。

看到这条信息,孙娟真被整懵了!刘院长为何将私事告诉我?从未听说过刘院长夫妻不和,他为何突然离婚?他离婚为何这么容易?我的婚姻不幸,又是受骗者,为什么离婚这么难?无爱的婚姻拖到何时才能结束?美好的青春与生命就这样被无端消耗?想着想着,一阵心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淌下来。

人间犹如万花筒,貌似幸福的人未必没有悲苦;平淡无奇的人未必不幸福;成功者不光有鲜花与掌声,也有孤独与忧愁!谁家的生活不是一地鸡毛?这是生活的本来面目,此言绝对正确!听到刘院长离婚的消息,孙娟更相信,"生活中的表象往往都是骗人的,骗人的表象里都隐藏着绝对的真实“这句至理名言。在别人的心目中,刘院长年轻有为,事业成功,他背后的女人一定是非常贤惠的,他的婚姻与家庭一定是非常美满与幸福的,谁曾想到他会离婚?!孙娟想想自己这几年在同事面前的伪装,谁会想到她会嫁给一个二婚丈夫?又有谁知道她与丈夫的离婚大战己持续三年有余?想想刘院长的离婚,对比一下自己的婚姻现状,孙娟的心境平静了许多。

刚听到刘院长离婚的消息时,孙娟的思绪确实有些乱。但当她平静下来后,孙娟想得更多的是刘院长为何在晚上将他离婚的消息告诉她。他告诉别人了吗?我是第几个知道他离婚消息的?孙娟的思绪这样纠结着,暂时无解。

孙娟不得不承认,自从刘院长为她签批《计划生育调查表》后,她对刘院长便有了好感。院里承担省卫计委攻关项目至完成项目三个多月时间里,在她与刘院长之间的接触与交流中,她对刘院长的好感是急剧升温的。刘院长对她也有好感吗?孙娟不得而知。

其实,刘院长对孙娟的好感也是如此。只是刘院长身在官场多年,表情如水,隐而不露的职业素质让孙娟琢磨不透而已。

孙娟这样反复琢磨着双方的情感变化,还有未来发展的可能,回忆着过去几个月二人相处的每个细节,有些兴奋,有些害羞,还有从未有过的心跳与冲动.....

要是自己也能像刘院长一样,很容易把婚离掉该有多好?他有官场资源,他能帮我离婚吗?既然刘院长主动把他离婚的隐私告诉了我,我为什不能把自己这几年闹离婚的真相告诉他呢?孙娟这样想着,决定下周一去刘院长办公室,问他能否帮忙,因下周去省医顺便向他请个假。

周日晚饭后,孙娟给爸妈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爸爸身体状况,顺便把自己下周去省医准备为二老休检身体的计划告知二老,安顿女儿睡觉后,便早早上床并定了手机闹钟,十点半准时息灯,准备入眠。

周一早上六点半,手机闹钟响了,孙娟迅速起床,洗漱完毕并备好早餐后,把女儿从床上拉起来。当她把女儿送到学校,来到单位办公室时,已是早上七点四十分。孙娟坐办公桌前,两眼盯着办公楼下刘院长的专用车位,只待刘院长驾到。

七点五十分,刘院长准时到院停车。孙娟飞也似地从四楼跑到三楼院长办公室门口等候刘院长。两人正好在办公室门口相遇,相视一笑,几乎同时跨进了办公室,刘院长随手反扣了办公室的门。

这是孙娟第一次单独与刘院长谈话,坐在他对面,昨天想好要说的话,竟然半分钟说不出一个字,大脑一片空白,心跳加速。对面的刘院长目光火辣辣的盯着她的眼睛,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握地很紧,嘴巴里蹦出三个字:我爱你!孙娟的手在擅抖,心也在擅抖,刘院长起身把她拥在怀里,两片热唇堵住了她的嘴巴,她只感到浑身热辣辣的,天旋地转.....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孙娟才返过神来,挣脱了刘院长的拥抱,满面潮红地逃出了他的办公室,刘院长呆呆地立在原地.....

欲知小说脉略,请查阅小说连载《疯了》第二章《十子路口》,并关注第四章《触合》

声明:小说连载《疯了》为作者原创,不允许,严禁转载!文中人物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