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第一章《计划生育调查表》

2021-12-26 21:39:17

五年前,某医院生化实验室主任孙某与其丈夫两地分居多年,并育有一女,已经3岁。一天,孙某拿着丈夫单位寄来的《计划生育调查表》要院长签字并加盖本院公章,以证明孙某已采取节育措施,不会计划外怀孕生育。

问题就出在这张调查表上,该表备注栏里注明孙某丈夫在与孙某结婚前已有一女。也就是说,大学本科毕业、貌美阳光的孙某的初婚,嫁的是一位二婚丈夫。她有这么好的工作单位和个人条件,为什么会嫁给一个二婚丈夫?刘院长十分不解,也很感兴趣,当然,这只是刘院长短暂的心理活动而已,他并未询问孙某什么,而是简单浏览了孙某拿来《计划生育调查表》,在单位领导签字栏里签上自己的名字,并写到"孙某己采取节育措施,属实“等内容,同时安排本院办公室主任为孙某加盖了医院公章。事情简单而顺利,孙某拿着内容完备的调查表,寄给了千里之外的丈夫。

这张《计划生育调查表》暴露了孙主任的隐私,也引起了刘院长的极大兴趣。

原来,刘院长硕士研究生毕业,在这个医院苦苦奋斗了八年后,顺利坐上了该院一把手交椅,但他有一桩不幸的婚姻。

其实,生化实验室孙主任对自己的婚姻也十分愤怒而无奈。原来,孙主任有一个令她热狂的初恋,是她大学同班同学。两人相恋三年,校园的小树林、草坪、图书馆及校外的小旅馆里都留下了他们深沉而纯洁的爱。大学毕业那年,由于双方父母的强烈干预,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并参加了工作,两人从此相隔千里,再也不便形影相随,出双入对。

刚分开的半年内,两人苦念对方,热线相联,也曾千里奔袭,偶而小聚。但毕竟两地相隔,极其不便。渐渐地,孙女士发现初恋男友对电话里的她失去了往日热情,说话支支吾吾,答非所问,极尽敷衍。两人的联系逐步稀少,直至剩下生日及节日问候,孙女士非常悲苦。半年内,她也曾三次乘车突访初恋男友的工作单位,都吃了闭门羹。一年后,孙女士听同学说,她的初恋娶了一位长相一般,略有残疾,但家境巨富的地产商的女儿。孙女士彻底绝望了。

情场失意,职场顺畅。孙女士用拼命干工作的姿态,终于从情感的漩涡中挣脱,并取了令同事侧目的显著工作成绩。三年后,由科员、副主任到主任,完成了常人用5一8年才能实现的职场三级跳,稳稳地坐上了医院生化实验室室主任的宝座。那一年,孙女士28岁。

初恋的苦痛深深伤害了孙女士,她再也不相信爱情。与初恋男友分手三年来,她从未想过再谈一场恋爱,因为她坚信,真情只有一次。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孙女士的父母看到事业成功的女儿异常欣慰,但一提起女儿的婚事,愁苦异常。三年来,孙女士的父母对她的终身大事没少费心,张罗了七八次相亲,都以女儿不满意为借口而告终。

三年后的某一天,孙女士表弟因肠胃疾病来医院看医生,医生说需要住院治疗,但医院床位非常紧张,表弟找到了孙女士,想让她帮忙安排一个床位。刘女士满口答应,并帮表弟办妥一切后,时常抽空去看望表弟。

陪护表弟的是他高中最要好的同学,身材魁梧,英俊开朗,孙女士刚看到他时眼前一亮,心头为之一震。礼节性地寒喧几句,便匆匆离开。这个男人是三年来第一个让她心绪扰动的男人。她一直在想,他什么职业?多大年龄?成家与否?对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好感在心中升腾,心境再也无法平静。在表弟住院二十多天的日子里,孙女士总是鬼使神差地抽空往表弟病房跑,与其说是看望表弟,不如说是想见一下表弟的同学。哪怕对视一眼,一句话不说,也就心满意足。其实,表弟的同学也有同样的感受与需求。

表弟看在眼里,记在心头。病愈出院那天,表弟专门安排一个饭局,致谢表姐二十多天的关照。参加饭局的只有表弟及其男同学、孙女士三人。两个小时后,饭局愉快结束。第二天,受同学之托,表弟向表姐转达了他同学对她的爱慕之情,问她可否处朋友,表姐毫不犹豫地默允了。

表弟的同学在另外一个城市一所高校当助教,每年两个假期,如有家属,可随迁。孙女士对这个男人及工作单位非常满意,父母也很满意。毕竟二人都快三十岁了,相处半年后,便举办了隆重的婚礼,组建了幸福的家庭。

结婚两个月后,孙女士怀孕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拥在心头,挂在眉梢,孙女士一直沉浸在婚姻的幸福与怀孕的喜悦里。

孙女士怀孕半年后的一天下午,表弟来医院复查身体,随便看望一下表姐。看到大腹便便的表姐,他既欣喜,又心酸。此时,外面下起了大雨。表弟索性去表姐办公室陪她聊聊天,等雨停再走。

表姐自从怀孕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干什么事都是笑呵呵的,一脸满足。此情此景,看着聪明、善良与身体愈发笨重的表姐,表弟越发心酸,良心促使他必须将隐藏在心头一年多的秘密告诉表姐。此时他心里又异常矛盾:一边是最要好的同学,一边是自己唯一的表姐。心想,老同学与表姐相处半年多才结婚,难道他没将实情告诉表姐?又一想,不对,如果表姐知道了同学的真相,她可能坦然面对吗?她可能不责问我吗?表弟最终判断,表姐根本不知同学实情。表弟心里五味杂陈,几翻折腾后,感情的天平还是倾向了表姐。

原来,表弟的同学在三年前曾经有过短暂婚史,并育有一女。两人离婚后,女孩由同学父母代养。当表弟将同学这一真相告诉表姐时,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表姐立刻瘫坐在地板上。

因为在医院,表弟认为表姐不会有什么危险,将表姐身体不适的情况告诉她的同事后便匆忙离开。表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同事抬到了病房里....

自从表姐知道丈夫骗婚真相后,两人的感情一落千丈,离婚的吵闹再未停息。自生下女儿后,两人离婚的持久战已持续三年之久。由于丈夫的家族成员大都在本市政法系统工作,他的父亲又是市公安副局长,官场人脉盘根错节,一个弱女子根本斗不过他们。只要丈夫不同意离婚,女方无论怎么闹腾,民政局、法院是不可能允许双方离婚的。

孙女士的婚姻与家庭在折腾中无奈地拖延着、僵持着.....只有亲人知道,医院的同事无人知晓。她展现在同事面的是一位干练、开朗的女强人形象。

孙女士对丈夫单位发来的《计划生育调查表》嗤之以鼻,从未回复!这已经是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通谍调查了,看在女儿面子上,孙女士动了恻隐之心,鼓足勇气,不惜暴露个人隐失,亲自去找刘院长签字盖章。

令孙女士没想到的是,刘院长看过调查表竟然表情如水,没有一丝惊讶,顺利签字并主动安排办公室马上盖章。孙女士立刻改变了一往对刘院长粗暴、苛刻的看法,心中升起感激、内疚并夹杂着些许好感的情素。

孙女士怎么知道刘院长看到《计划生育调查表》备注栏里的内容怎么想呢?

欲了解脉略,请查阅引子:《一石激起千层浪》

请关注第二章《惺惺相惜,寻求解脱》

声明:文中人物与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

本文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